新课改,我们改了多少?
2014-09-25 13:13:29   来源:   编辑:admin_edu   评论:0 点击:

仁寿一中北校区 袁琴

一、背景

2003年教育部颁布《普通高中数学课程标准(实验)》,海南、广东、山东、宁夏为首批实验区,2005年江苏成为实验区,随后实验范围继续扩大:福建、辽宁、浙江、安徽、天津、北京、陕西、湖南、黑龙江、吉林以及四川、甘肃先后加入新课改的浪潮。

我作为四川省国家级示范高中的教师,无一例外卷入到这场改革风浪之中,随之而来的是国家级培训、省级培训、校级培训。至今,也参加了无数次教师们的观摩课、示范课、研究课、公开课,“要充分发挥学生的主体地位,体现教师的主导作用”,“要合作学习、探究学习”,“开展自主学习”……这些字眼开始反复进入教师们的世界。公开课上,教师们也努力让学生们“动”起来,该实验的实验,该小组活动的小组活动。可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在新课改这个漂亮外衣的包装下,我们到底改了多少?

二、课改下,我的教学成长记

2007年到2009年,我教的是初中,那个时候正好是初中课改,我庆幸自己一毕业就能接触到新的思想,新的教学理念,“一节课教师最多讲25分钟”是当时最常念的口号,领导们也以此作为评价教师课堂的一个标准。在这样的氛围中,我顺理成章地接受了课改,对我而言,多让学生活动才是正常的课堂。

之后,便来到一中校教高中,刚开始的一学期还继续保持着我教初中时的方法,每节课讲得少,学生练得多,效果也比较好。后来,陆续听了很多有经验老教师的课,他们大多是一咕噜讲完本章节所有概念、性质等,再回过头来“专心”练题。初次听的时候,我感慨了许久,一节课竟然可以有如此大的容量。因为他们都是有威望有经验的老师,对于当时的我,只能是学习的心态,况且,只听讲,他们确实“讲”得很好,分析都很到位,所有知识点在他们脑海里随挑随用。我也曾这样实验过,但很快就发现,这并不适合我,因为高二分班之后,我就带了两个文科平行班,以这样的容量他们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的。我继续我初中的教学风格,有时候考试他们竟然超过了精英班。但那时,我并未多想,还没参加过课改培训的我,对课改算得上“一无所知”。

12级学生高考完后就陆续参加了各级各类课改培训,开始接触到许多新思想新理念,这一届带了两个尖子班,比以前轻松了许多。我一贯的作风都是以问题的形式让学生自己思考、分析、解决问题,面对这样的学生,我讲的内容就更少了,有时候与其说是我在讲题不如说是学生的成果展示,很多时候他们的新算法都是我之前没有料到的。我爱这样的课堂,看着他们争论的面孔,争先恐后抢着说的样子,我能深刻感受到潜藏在那稚嫩面孔下渴求知识追求真理的心,此刻,我已不是老师,只是一个记录员帮他们在黑板上记下他们的想法,也只是一个翻译官,给其他反应慢一点的同学重新解释一遍,更是一个学者,学习新的方法。

在12级我就追求这样的课堂,只是两个文科平行班的学生很多时候让我心有余而力不足,现在,我终于可以放手一搏了。而且,我也终于知道,我的这种教学方法是多次赛课场上评委老师点评的较好的方法,我有些洋洋得意!

在10月至11月学校组织的新教师教学大比武中,我每堂课都听了,抱着学习的心态,反思的心态。应该说所有老师都是知道课改理念的,也在努力让自己的课堂变成学生的课堂,但有些课明显显得很“做作”,让学生先思考,结果话音未落就开始噼里啪啦讲起来;想要情境引入,但引入时间过长,内容与本节课关联并不大…

三、国外的教育

想到最近看的一本小说《孩子你慢慢来》里面有描述中国幼儿园和德国幼儿园的场景:“在德国的幼稚园里,房间不像教室,倒像个家庭起居室。一个角落是玩家家的地方,放着娃娃的床、衣柜、玩具厨房、小桌小椅。另一个角落叠着厚厚的海绵垫,是聊天和翻滚的地方。右边的墙角下铺着一张地毯,玩积木造房子就在这张地毯上。左边的墙角下有一张矮胖的方桌,四周围着矮胖的小椅子,剪纸劳作就在这张桌上。其他还有几落桌椅,散置各处。”“妈妈首先注意到房舍的结构是台湾典型的教室,正正方方的一个房间,开着正正方方的窗和门。教室的布局也是我在长大的过程中所熟悉的:前面挂着黑板,对着黑板的是一列一列整齐的桌椅。此刻,小小教室里坐着密密麻麻的人,老师站在前面,正在教孩子们认字…”[1]仅从教室布局上就可看出教育的差距之大。

曾经还在一报刊上见过对美国小学生的描述,一中国小孩去美国读书不到半年就会自己去图书馆寻找相关书籍写出好几千的论文,且格式规范。而在中国,即便大学毕业生也未必能做得得心应手,很多时候毕业论文都是东拼西凑,被导师反复修改格式才算勉强完成。

四、几点想法

当然,国外的教育不一定就比我们的好,只是,既然现在社会已经开始意识到素质教育的重要性,开始“改革”,那我们就好好改!先从思想上改,再慢慢让自己的行为改,只有教师“改”了,学生的学法学习才能跟着改过来。在这一两所学校的小圈子里,我自认还算“改”得早的,但仍远远不够,我希望未来的教育,教师不再永远高高在上,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我们在课堂上也可以和学生做朋友,一起讨论发现问题并一起解决,课上解决不了就课后各自解决,第二天再合计。

当然,这就需要学校有一套相当严格成熟的管理方案,更需要每一位一线教师改变心态,接受“改革”,这是一个长期而艰巨的任务。老师们,你改了吗?你改了多少?

相关热词搜索:课改

上一篇:在学生心理教育中运用辩论会的感悟
下一篇:地理教学中“中国政区”的网络教学

分享到: 收藏

关注排行

贴心告示

金榜题名

深度研究

经验分享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