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的“雪花饺”
2014-12-20 14:57:42   来源:   编辑:admin_edu   评论:0 点击:

寒星

少不谙事,贪玩、馋嘴,关于冬至的记忆,除了白茫茫的雪花,就是白花花的饺子。

雪花可供玩耍,装饰萧瑟的快乐;饺子可供饕餮,慰藉寡淡的胃肠。在那清贫的时光,冬至和雪一样,都来自天堂。不过,由于家贫,我更多只有在人间吸溜鼻子的份。我站在屋檐下,就着邻家的饺子香,吧嗒吧嗒地吃雪花。我意醉神迷地想,能蘸点醋就好了。

母亲做饭,我形影相随:包饺子喽!母亲撵我:想吃向你爸要去。我跑到父亲跟前:我吃饺子。父亲拿烟袋敲我:吃吃吃!向你妈要去。那时太小,贪嘴,无法理解父母,更难以消化那粗糙清贫的生活。我从母亲面前到父亲跟前,像个雪球,被他们推来推去。

吃饭时,没有饺子,我拍着桌子哭闹。父亲一烟袋把我敲回原形。我端着饭碗,泪如涌泉。母亲心疼地说:乖,晚上包饺子。我这才吭叽吭叽地吃饭。很快,我后悔了:现在吃饱了,晚上的饺子往哪吃啊!

父亲吃完饭,出去了。母亲洗刷好,也出门了。我没在意,大人有大人的事,我有我的。雪更大了,沸腾般,一朵拱起一朵。那些鸡鸭、猫狗,似乎怕被烫伤,都躲了起来。只有老迈的房子跑不动,像饺子一样,被雪煮着。

想到饺子,我舔舔嘴唇,有些急不可待。我学母亲的样子,把雪放进盆里,加水,翻、揉、搓。我要自己和面,包饺子。面和好了,包什么馅呢?这难不住我,就是心疼。那几个藏了半年的糖,我真舍不得做饺子馅。一番折腾,“饺子”终于做成了。在哪下锅呢?我灵机一动,在雪地上坐出一口锅,把饺子赶进去。大功告成!我拍拍手,抬头看“火候”。大雪沸腾,天空那么大的锅盖都盖不住。我心荡神摇:美味的饺子!可以吃了。

“就知道吃!快进屋。”母亲回来了,披一身雪,似乎少些什么?我没多想,拿出雪花饺子。母亲吃一口:好吃!还是甜的。说完,母亲从背后拎出一块肉:晚上包饺子!我乐坏了,满村庄奔走呼告。在村口,我碰见父亲,被捉回来。父亲一手提着我,另一只手拿的竟不是烟袋,是块肉!

父亲把我和肉扔给母亲,忽地站住,愣了。父亲摩挲着母亲的头:咋把辫子卖了!不是跟你说,我想办法吗?母亲笑:短发不也挺好吗?你把烟袋卖了,烟瘾上来就抽耳巴子吧!我这才发现,母亲的头发短了,父亲的烟袋没了。我有些悲伤,虽然很想吃饺子,但我更喜欢母亲长发的模样、父亲吸烟的样子。我讪讪地说:把肉还回去吧,我包的有饺子。那晚的饺子味,我已淡忘,我只记住父母吃“雪花饺”的神情,甜甜的,和生活一个味道。

又是冬至,我买好饭菜,赶回家。父母很开心,笑个不停。我忽然明白,冬至真的来自天堂,而天堂就是那个有父母、有我、有爱的地方,它还有一个名字,叫家。

相关热词搜索:雪花

上一篇:另一种表述
下一篇:一根背条的情怀

分享到: 收藏

关注排行

贴心告示

金榜题名

深度研究

经验分享

相关链接